20多年来,他每周至少参加一场餐酒会。在历经近千场的好酒好菜之后,这位朋友开设了一系列餐酒会课程,教人如何办餐酒会。他说餐酒会除了是门好生意,还有机会带动台湾各产业转型。

他这说法让我好奇,让更多人喝葡萄酒吃美食不就是发展餐饮业吗?怎么还能跟其他产业扯上关系?但是在看过他的课程安排之后,才有点明白他的想法是什么。对一个爱喝葡萄酒的人来说,葡萄酒往往不只是酒,更像是一种信仰。

课程里,这位美酒美食达人把餐酒会经验转化成知识系统,融合了文学、史学、哲学、哲学、商学来论述餐酒会。甚至提供各种资源,手把手的教人如何能办出一场成功的餐酒会。

葡萄酒是全球菁英族群的共同语言他认为,对各行各业的高阶人士而言葡萄酒的知识甚至比英语更重要。一坐上欧美上流社会的餐桌,共同的话题往往是葡萄酒,对酒没有一定的了解,在餐桌上就很难拥有话语权。

台湾很多企业家连酒单都不会看,在老外眼里,这像是某种人文素养指标。朋友说,打从西元前400年的希腊开始,葡萄酒就是人类菁英的共同饮品。哲学家Aristophanes甚至说:葡萄酒可以滋润大脑。

我好奇这位朋友如何能把餐酒会变成一门可教可学的知识?

他说,先从动机教起,让来上课的人有学习动机。谈历史上一些有名的餐酒会,并且说明这些餐酒会达成了什么目的。比如宋太祖利用一场餐酒会杯酒释兵权,又比如贾伯斯用一场好酒好菜从百事可乐挖角约翰史考利到苹果公司当CEO。古今中外,有太多历史是利用餐酒会写下来的。

让学员了解餐酒会的妙用之后,餐酒学堂会接着谈如何办好这活动,一场餐酒会的预算从几百元到数万元,不同的目的当然有不同的内容和品质。如何定位,定位后的细节设计与执行,人该怎么约,酒该怎么选,餐该怎么搭,杯子也不能马虎。

一系列的课程也都是利用餐酒形式来进行,边吃喝边上课,交流种种关于餐酒会的经验与资源。有趣的是,来上课的学生里,不少是想透过餐酒会来获利,而不只单纯和朋友吃吃喝喝连络感情。酒商想利用餐酒会来开发新客户,金控理专办餐酒会是为了强化客户向心力,甚至有人想把餐酒会变成一门长期生意。

餐酒学堂的经验也反映出台湾风格产业目前所面临的一些机会与挑战,在欧美日社会,葡萄酒一直像是某种产业指标,更是创意人的日常饮料。西元前870年,亚述国王办了一场十天十夜的七万人盛宴、喝了一万个皮囊的葡萄酒。当时葡萄酒的价值是啤酒的十倍,亚述国王用这些酒来展现自己的财力,也奠定了葡萄酒从此成为权力和荣耀的象征。

这位朋友说,透过葡萄酒这样的平台,除了能带动台湾高端餐饮产业的发展,也能剌激消费市场同时拉动农业、观光旅游的发展。这片风土也会淘洗和培育出更多的创意人才,为各行各业的转骨持续注入能量。听他说着这些理想,我开始回忆在海外旅行的经验,在每一张和菁英朋友相聚的餐桌上,我们的话题也真的总是从葡萄酒开始。当台湾有愈来愈多这样的画面时,也能展现这个社会的财力和文明力。

(本专栏每周一刊登)

饮酒不开车经济日报关心您